2019年高考作文记叙文-一夜的父亲

发布于:2021-10-23 02:50:47

高考记叙文一夜的父亲 草 草 的 洗 完 了 澡 , 拖 着 被 紧 张 学 * 压 的 疲 惫 不 堪 的 身 子 爬 上 了 床 。 今 天 是 学 校 高 三 质 检 日 , 低 年 级 学 生 放 假 , 所 以 才 有 这 难 得 的 机 会 多 睡 一 会 儿 觉 , 此 时 的 我 当 然 不 回 放 过 这 个 好 机 会 喽 。 话 说 到 这 里 , 我 已 经 安 稳 的 躺 在 了 床 上 睡 去 。 由 于 生 计 , 妈 妈 前 几 天 和 几 个 老 乡 一 起 去 饿 广 州 打 工 , 所 以 家 里 只 剩 下 我 和 父 亲 。 此 时 , 父 亲 也 上 床 偎 在 我 身 旁 , 不 过 他 并 没 有 睡 去 , 而 是 开 了 电 视 调 到 了 我 最 喜 欢 的 《 封 神 榜 》 默 不 作 声 地 看 着 , 声 音 也 明 日 有 调 小 , 好 象 并 没 有 意 识 到 我 在 睡 觉 似 的 。 由 于 电 视 里 的 打 斗 场 面 十 分 的 激 烈 , 呼 风 唤 雨 的 直 扰 的 我 牙 痒 痒 。 因 为 我 是 个 * 视 眼 , 在 没 有 眼 镜 的 情 况 下 是 不 能 看 清 电 视 里 的 画 面 的 , 就 这 样 在 既 想 看 电 视 又 看 不 着 , 既 想 睡 觉 又 水 不 去 的 情 况 下 , 我 辗 转 反 侧 了 无 数 次 , 直 到 电 视 里 《 封 神 榜 ] 》 片 尾 曲 响 起 , 我 才 终 于 如 释 重 负 的 躺 * 了 身 子 睡 去 。 就 在 这 模 糊 弥 留 之 际 , 我 隐 隐 约 约 的 看 见 父 第 1 页 共 4 页 亲 关 去 电 视 然 后 转 过 身 子 俯 在 我 身 前 折 了 折 盖 在 我 胸 前 的 被 子 , 然 后 摸 了 摸 我 的 头 , 再 接 着 手 , 最 后 有 捂 了 捂 我 的 脚 。 过 了 一 会 儿 , 我 又 感 觉 到 他 把 放 在 和 我 一 头 的 一 个 枕 头 拿 到 了 床 的 另 一 头 然 后 卧 倒 睡 去 。 可 就 在 他 卧 倒 的 同 时 我 的 双 脚 被 他 夹 到 了 胳 膊 下 面 , 而 且 他 还 用 双 手 握 住 了 我 的 双 脚 。 一 下 子 我 僵 直 了 微 曲 的 身 子 , 脑 子 立 刻 像 泼 了 冷 水 半 清 醒 无 比 。 我 感 觉 到 了 父 亲 手 张 上 的 丝 丝 暖 意 , 我 感 觉 到 了 他 那 粗 糙 的 手 掌 摩 擦 我 的 脚 掌 是 传 来 的 丝 丝 怪 痒 , 但 又 十 分 的 舒 坦 。 不 过 , 同 时 我 又 感 到 万 分 羞 涩 , 之 前 我 是 央 求 父 亲 和 我 睡 一 头 的 , 因 为 我 的 脚 有 点 臭 臭 的 , 我 也 不 喜 欢 和 任 何 人 对 脚 儿 睡 , 那 种 感 觉 总 是 怪 怪 的 让 我 无 法 入 睡 。 可 是 , 刚 才 发 生 的 一 切 却 让 我 顿 时 无 以 言 语 。 父 亲 竟 然 抱 起 了 我 的 双 脚 , 而 且 还 把 它 当 宝 贝 似 的 捂 着 , 越 捂 越 紧 丝 毫 没 有 松 懈 之 意 , 好 似 一 松 劲 我 的 双 脚 就 会 滑 落 冰 窟 , 再 也 捞 不 着 了 。 他 就 这 样 一 直 紧 紧 的 捂 这 抱 着 , 靠 着 腋 下 的 点 点 温 度 , 靠 着 手 掌 上 的 丝 丝 暖 意 来 驱 散 我 脚 上 的 第 2 页 共 4 页 冰 冷 。 我 的 脑 海 里 一 时 间 乱 哄 哄 的 , 没 有 了 睡 意 , 没 有 了 感 觉 。 眼 泪 一 瞬 间 夺 眶 而 出 , 并 且 我 一 直 僵 直 着 身 子 丝 毫 不 敢 动 弹 。 我 紧 绷 着 脖 子 不 让 自 己 发 出 声 音 , 因 为 我 怕 , 我 怕 父 亲 发 现 我 是 醒 的 就 会 放 开 我 的 双 脚 , 我 知 道 这 才 是 我 的 父 亲 , 这 才 是 我 幻 想 中 的 父 亲 才 会 做 的 事 情 , 而 白 天 的 那 个 冷 若 冰 霜 的 父 亲 却 是 假 的 。 他 一 点 都 不 好 , 他 不 会 抱 我 , 他 不 会 疼 我 , 他 总 是 阴 着 脸 压 低 自 己 的 嗓 音 说 一 些 命 令 似 的 话 语 , 又 不 留 任 何 情 面 。 我 不 要 , 我 不 要 那 样 的 父 亲 ; 我 要 此 刻 捂 着 我 双 脚 的 父 亲 , 我 要 把 电 视 打 开 让 我 听 着 电 视 里 面 惊 心 动 魄 的 打 斗 声 音 的 父 亲 , 我 要 这 个 视 我 若 珍 宝 的 父 亲 … … 思 绪 挣 扎 了 好 久 好 久 , 我 才 姗 姗 睡 去 , 眼 角 的 泪 水 我 让 它 就 这 样 留 着 , 兴 许 第 二 天 醒 来 我 会 忘 记 今 晚 的 这 个 美 梦 , 而 这 咸 咸 的 泪 水 或 许 能 让 我 忆 起 一 些 不 至 于 全 忘 了 吧 ! 睡 却 之 前 我 有 意 得 动 了 动 我 的 双 脚 , 可 父 亲 那 双 因 睡 后 稍 稍 有 些 松 懈 的 双 手 立 马 有 把 我 的 脚 捂 紧 了 , 胳 膊 里 的 暖 意 又 加 重 了 几 分 。 感 触 到 了 这 一 切 的 我 第 3 页 共 4 页 , 眼 角 立 马 又 开 始 了 瀑 布 似 的 泪 流 。 讨 厌 的 父 亲 , 一 夜 就 让 流 了 两 次 泪 , 我 都 好 就 没 有 流 泪 了 ; 而 这 可 爱 的 父 亲 , 却 又 让 17 岁 的 再 一 次 重 温 了 儿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